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篮球鞋篮球鞋

保护脚趾的耐克篮球

爱步鞋2019-04-03篮球鞋2491人已围观

脱下了他脚上的球鞋,扔在场边,然后径直走向了替补席,发生在昨天广东队与深圳队比赛里的这一幕,迅速成为了赛场最引人瞩目的事件,也彻底点燃了本已发酵多日的球鞋之争。 在下判断之前,不如先来梳理一下球员和赞助商的“斗争史”。队早在年,耐克除赞助男女篮之外,开始签约国内球员,但当时的头牌球员签约的是锐步。虽然耐克并不愿意队球员穿竞品球鞋,但还是对的穿鞋进行了妥协。锐步只需向篮协一定费用,就可以穿着锐步球鞋进行比赛。年,作为男篮主赞助商的耐克了穿鞋政策:交万人民币,可以穿自己赞助商的球鞋。但只有队后卫刘炜穿上了非耐克球鞋。知透露,刘炜当时的花费在万人民币。另外,刘炜能穿鞋的原因在于:.刘炜是队主力后卫;.阿迪达斯是赞助商。年,耐克对队的球鞋政策有变。非耐克品牌的球员,只需缴纳万人民币,就可以穿上赞助商的鞋子。不过就算这样,奥运会也只有两名选手穿着非赞助商的球鞋,分别是易立(、(安踏。年仁川亚运会,耐克对球鞋政策进行。原因在于如果继续万一双买鞋名额,队只有两名球员穿耐克鞋进行比赛。年里约奥运会,耐克继续对球鞋政策进行。因为在里约奥运会的名单中,只有、、王哲林、丁彦雨航、李根是耐克签约球员。 年,上海队球员刘炜在与锐步签约后,何时穿鞋比赛却成了疑问。 在记者采访东方俱乐部时获悉,东方男篮与赞助商阿迪达斯的三年合同已经进入一年,俱乐部副总李耀民告诉记者,阿迪达斯与俱乐部的合同非常明细,除了写上阿迪达斯可以使用东方男篮球员肖像权之外,还规定东方男篮的球员在比赛中以及出席集体采访时必须穿戴阿迪达斯的服装和鞋子。如果按照阿迪达斯与东方男篮的合同,那么一旦与锐步签约,刘炜脚踏锐步鞋的时机也仅仅限于中,这样对于锐步自己的产品并不是很有利。 不过记者在采访当事人刘炜时却得到另一种说法。刘炜表示按照国际惯例,球鞋并不属于球队赞助商“管辖范围”,比如说在的湖人队,奥尼尔和科比可以分别穿着锐步和耐克的球鞋上场比赛,这与湖人队的球衣赞助商并没有关系。即使在队出征亚锦赛时,刚刚与锐步签约的穿上了新的锐步鞋,但是男篮的赞助商却是耐克,因此这并不冲突。 当时对贴标的规定是:外援可以穿贴标球鞋,此外每个队可以有特殊名额,包括队球员,脚型特殊以及有伤病证明的球员,这些球员可以穿贴标竞品球鞋进行比赛。由俱乐部给篮协一定费用。 不贴标的规定是:给每个同领域的竞争品牌个花钱买鞋的名额,每个名额万人民币。耐克因为是用球赞助商,拥有个不贴标名额。在安踏时期,因为球鞋政策的弹性,球员因装备和联赛发生矛盾的事情很少。 年,以年亿的签约联赛。不过在球鞋上的政策相比此前的安踏更“激进”。 -年:耐克继续拥有个不贴标名额,但是其他赞助商的不贴标名额从个降到了个,名额费用涨到了万元。贴标鞋包括外援在内,联盟一共八个名额,每个名额费用为万元。-年:次修改规则,取消了非贴标鞋的名额,贴标鞋包括外援在内,联盟一共八个名额,不过费用没变,每个名额费用依旧为万元。-年:第二次修改规则,贴标鞋包括外援在内,总名额降到了个,每个名额费用依旧为万元。-:赞助篮协的一年。取消贴标鞋,联赛所有球员只能穿篮球鞋上场比赛。们有错吗?从几天前的、王哲林到今天的,从周王只是在上发发牢骚到扬长而去,的盈方已经申请对周王给予禁赛,恐怕也很难逃脱。这个事件里的每一方都在用行动表明着自己的态度,而每一个方都在被无数的批评着,但他们真的都错了吗?从球员的角度来说,他们没错。去年把名额降到个时,辽宁球员韩德君曾发公开评论此事。 事实上和广东队从昨天的比赛前到比赛中,多次试图和比赛监督沟通,尝试用折衷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最终无果。赛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是自己的跟腱有伤,早在年就是因为穿错鞋子导致发炎: 错了吗?球鞋事件的另一个就是为球员提供球鞋的。时启的,大家都了年亿,而在它入场之前,这个是年万,当时的赞助商踏。为愿意花这么大价钱,因为这几乎是他们的一搏。 年之后,开始进行品牌调整,试图打入年轻人,结果并不顺利——的份额连年下降,某些领域已经被国内竞品超越。 年的时候,的净利润只有.亿。境地不妙,他们打算缩小盘子,更专注于某一领域,那就是篮球,随后开始于球员韦德的合作,与此同时赞助。 实际上在过去四年,尽管一直要求所有运动员穿着球鞋,但以为国效力的名义,几名重点球员一直享受着交万元罚款就可以穿着贴条球鞋的特殊待遇,但这是年合同的一年,必须挖掘出上的也可能是属于他们的价值。所以四个月之前,就已经向盈方确认要求所有球员必须穿着的球鞋,没有特例,他们也愿意为有其它球鞋合同在身的球员量脚球鞋,但是,这一切的努力还是没有避免今天矛盾的爆发。球鞋在已经经历了打磨,但在,他们却被任性的抛在地上,并被三名队主力球员称作「无法保护自己的脚」,对于一个投入亿,志在重塑品牌形象的来说,是多大的打击。一个商业要为自己投入的每一分钱争取的回报,没错。耐克错了吗?风向在往耐克不利的方向进行。有一则消息是,奥运会期间,耐克球员穿球鞋。答主找了一些当时的比赛镜头,发现签约球员郭穿的是 ,而则穿了 ——这事就很容易形成这样一个逻辑:“你耐克先不让我穿的,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队统一穿耐克至少是年前的事情,而耐克与国内球员的签约则要追溯到十年前——年耐克与签约,之后陆续签下王哲林和。 大家都在说巴塞罗那奥运会,乔丹身披国旗遮住领奖服上台的事情,但实际上至今美国队也是统一服装,他们的领奖服同样是耐克。但回到联赛里,耐克球鞋被过吗?没有。大概耐克看到现在的局面,也是一脸懵逼吧。 如同乔丹穿着美国国旗一样,也是做了无声的。作为一家以明星运动员为核心资源的,以明星运动员为去抗争,耐克没错。 当我们环顾事件中的各个利益方时,篮协成为我们不得不去指责的对象,虽然这些年,我们已经越来越不愿意把体为解释问题的成因,但这一次我们还是逃不开。 从维护联赛赞助商的利益,篮协并没有错。因为篮协作为乙方,基本上在执行甲方的方案。毕竟才是金主。 更何况 转播权和装备所有权的合同将在明年到期,此时维持赞助商的利益当为优先级,毕竟处理不好,会影响 整体估价。 现行劳资合同-明文规定,在比赛和训练期间,包括热身和从室走向球场期间,球员必须只能穿着球队的统一服装,服装包括所有的衣服和其它装备,但不包括球鞋。的规定妥善解决了这一问题,让主赞助商的利益得到保护的同时,也让球员身上最能发挥商业价值的球鞋部分的利益得以彰显。的品牌价值和球员价值有限,可能如果将球鞋赞助从球衣中剥离出来,会让赞助商的投入热情大减,但这就是考验政策制定者的时候,也许是球衣赞助球鞋赞助分离,也许是为有球鞋合同在身的球员设定单独条款,一定有解决的途径。 在当年签订这份赞助合同时,篮协是否曾经考虑过运动员对于球鞋的具体需求,考虑到个别运动员可能有其它合同在身,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篮协只需要去计算,亿赞助可以分到每支球队千万以上,甚至解决了一些小球会最重要的收入 我们姑且退一万步,就算真的自作主张替所有球员做决定之后呢,篮协真的是有契约精神的一方嘛,他们定立了所有规则,但他们是否从来也未曾真正尊重过规则。特事特办的口子还是篮协开的,为国效力就可以享受罚款贴条权,就在昨晚,已经回到室的却不怎么又可以重新上场比赛,穿着耐克的球鞋,这一次,甚至再没有人出来阻拦,甚至就在回国这件事上,本来已经错过球员期的还是走了绿色通道,如果规则真的是那么不可更改,那应该不可能出现在球场上,所谓的摔鞋事件也就不会发生。 当规则本就已经成为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那这些所谓的闹剧也就不足为奇了。美剧《毒枭》里有一句话,魔幻现实主义产生在哥伦比亚是有原因的,这句话放在这片赛场,也是那么合适。 这场矛盾,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总决赛期间的斗殴事件,发生在月中旬,处罚结果在月号公布。 总决赛结束的时间,是月日,之后是漫长的七个月休赛期。在此期间,没有人谈球鞋,大家都在闷葫芦里,篮协想拖一拖,用禁赛这种条款来强行解决问题。最终,闷葫芦炸开了,一地鸡毛。拖延症,最终把所有的矛盾都激化了。

本栏推荐